言荒

沉迷等待家教第二季( •̥́ ˍ •̀ू )
沉迷吸修无法自拔
沉迷……嗯……小姐姐!
对!就是小姐姐!

【All叶】闲时小记

好久不见啊嘻嘻嘻


以下正文



那,是非常美好的一天。

阴雨绵绵。

电闪雷鸣。啊,这个并没有。

叶修高兴地想,这样就不用陪出门女孩子们逛街提衣服了。

能窝在房间里玩游戏才是职业选手的浪漫!

叶修兴致勃勃地瘫在靠背软椅上点烟,烟雾缭绕中能看到忧郁小猫猫把一群汉子耍得找不着北。

到手了!

看着包裹里的装备,叶修兴奋地在心里默念。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很重要或者很好的装备吧,但叶修就是一时兴起想要它。

这怎么说呢?

刺激!

唉,果然一个人的时候本性毕露,啥都干的出来啊。

——

“叶修?装备到手了开心吗?”

“哇啊啊!文州你先敲个门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打装备?”

“前辈,名字。”

“嗯?”

叶修狐疑地将目光转向电脑屏幕,几个原本不起眼的名字如今就像那夜空中最亮的星。

一条固执的鱼

嘈杂的柯基

花儿对我笑

你有权保持沉默

赵日天姓唐

我是你的谁

本大爷最酷

要点心吗

……

叶修心情复杂,不知道要直接打开对话记录给自己来个痛快还是先抽支烟压压惊。

他依稀记得,那时他以为对方把他当做妹子时对他的调戏,尤其是最后装备roll点叶修第五的时候。

第一的柯基说:猫猫啊,叫声哥哥我就跳过。

忧郁小猫猫:好哥哥~

第二的唐日天说:那也叫我一声

忧郁小猫猫:哥哥哥哥~好不好嘛~

第三的沉默想要听老公,但是被疯狂的刷屏所淹没,叶修就假装没看到。

第四的固执鱼说:亲爱的

忧郁小猫猫:mua~亲爱哒(´∀`)♡

还顺手加上了系统自动跳出来的颜文字。

这个国家队队长是不要混了。

大脑在颤抖……

“前辈?”

叶修觉得嗓子干哑,他发出一个鼻音表示自己还活着。

“前辈,我的,还没讲。”

叶修大脑宕机,双眼无神。

“老……公?”

——那,是非常美好的一天。

国家队队员们想。


☆.。.:*(嘻´Д`嘻).。.:*☆

最近疯狂地迷上了这首歌,可以说是超迷人了她也曾活过啊

我来诈个尸_(:з」∠)_

做到这题的时候,我真的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拍桌】

520
520
520
520
520
520
啊啊啊啊啊好高兴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死你们了

【All叶】来自一位神算子的算计

我来除草了_(:з」∠)_

这篇意外的有点长,是我目前写过最长的一篇了

•古风玄幻?

•私设一堆!

•OOC!

好了我不BB了

以下正文——

“嘿知道吗!那位尊者还俗了!”

“什么?”

“真的吗!就是那位?”

“当然是真的!我告诉你们啊……”开起话头的人故作长吁短叹的样子,就是不往下说。

被勾起好奇心的众人急了,“听说什么呢程大哥你倒是说啊!”

被称作程大哥的粗壮汉子摇着空空的酒葫芦,“哎呀嗓子不舒服,如果有点酒润润就好了啊!”

店主正和大家伙儿一起围在程大哥旁边,一听这话,立刻吩咐小二端来美酒装进葫芦里,程大哥喝了一大口,这才满意。

“其实啊,那位尊者在还俗前见过一个人,两人对坐交谈不过几句话,尊者就被那人彻底迷住,甚至还为了那人还俗啊!”

众皆哗然,尊者向来清心寡欲,居然为一女子还俗再入红尘。

“那人……必是倾国倾城之貌啊!”

几桌外,喻文州轻笑。

清心寡欲是真,倾国倾城也不假,只是那人所吸引他的地方并非样貌,而是……

那人登上山来说久闻尊者佛法精深,一字一句都让人醍醐灌顶,故前来拜访以期突破修炼瓶颈。

怀抱此意登山求访的人不少,如往常一般应对便是了。

武者修炼,无非杀意过剩扰乱心境阻滞经脉,“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杀之!”

答得可快!

那人接着说:“这句话的道理我也不是不知道,但,既是他欺我辱我,也是他贱我恶我,我为何要忍?

“忍,便有一气,如鲠在喉又不可消除,这对修行之人而言可谓危险至极,一气不顺,走火入魔也不是不可能。

“你说呢——尊者。”

无言以对。

回忆在此戛然而止,喻文州留下饭钱,起身走出客栈,消失在人群当中。

喻文州走得潇洒,只是苦了一路寻他而来的师弟卢瀚文,成天赶路,好不容易快找到了,师兄就又跑远了。

“哇,喻师兄怎么跑这么快,果然出招速度跟赶路速度不是一回事儿吗?”

卢瀚文想起黄师兄在离开蓝雨前也是见了一个人,然后也跟被灌下迷魂汤似的下山了。
唉,一个两个的,这些师兄真不让人省心!

“等等,我记得喻师兄和黄师兄见的是同一个人?”

卢瀚文躺在投宿客栈的床上,左思右想楞是把自己给弄睡着了,连有人从窗户翻进来的动静都不能把他弄醒。

翻窗而入的人站在窗边,一边在心里感叹这新入手的迷香真好用,苏氏制造果然是好东西,一边从卢瀚文身上摸下一颗佛珠。

据说这佛珠是蓝雨每位修行僧人都有的东西,由寺里最长者布下结界,持有者可借此感应寻找其他持有者。

看样子这位小师傅就是出来找喻文州的了。

叶修收好佛珠,身手灵活地翻出窗,并从隔壁一扇打开的窗子进到另一间屋子中——就算是有“神算子”之称的喻文州也没想到,他所找的人曾离他那么近。

叶修脱下夜行衣,只着单袍躺在床上想接下来该去哪里。

如果要继续躲王杰希,那最好装成那位小师傅追着喻文州,就算这两个人碰在一起也没关系,还能让场面更混乱更有利于逃脱。只是这个法子只能用到小师傅回到蓝雨禀告佛珠丢失为止,当喻文州通过佛家秘术得知师弟的佛珠被偷时,他就会反过来追查,结果搞不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啧,这么麻烦,王杰希也真是的,不就是顺手拿了一把丹药吗,居然追我追到现在,微草堂堂主这么抠门说出去不脸红的吗!”

——话说庙药关系是怎么这么差的?好像是蓝雨有人去求药,结果被当成死乞白赖的骗子赶出去了,事后微草堂派弟子上门道歉,也吃了个闭门羹。

哇噻,说好的你只忍他由他呢,这么小心眼得亏你魏琛做的出来啊,还好他早早地就还俗了,不然得带坏多少好苗子。

叶修起来合上窗,将佩剑放在床边靠枕头的位置,然后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

“叶修,你把手给我。”王杰希瞪着叶修,一脸严肃。

叶修摇头,上品的丹药自己送上门来还让我还回去不成?丹药都是有灵性的,它落到我手里就是希望为我所用。

王杰希攥紧右手,一言不发,表情却越来越难看。

突然!

王杰希手拿一把大扫把对准叶修的脸捅了过来。

“哇啊——”叶修惊叫一声醒来,下意识地拿剑划向空中,发现只是一场梦后长吁了一口气。

而这边叶修梦中惊醒,另一边苦觅叶修不得的王杰希却是一宿没睡:我只是想给他戴个婚戒,他为什么不愿意呢?实在不行的话订婚也可以的,这枚戒指我炼了九九八十一天啊,难道是因为我都紧张得手里的戒指都快掉下来了,他觉得我很不男人?可是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是第一次向别人求婚……

就这样,王杰希从叶修拒绝他一直想到以后不要孩子等等等,一直睡不着。

当然,他直到天亮都没注意,修为再高,两个男人也是生不出孩子的。

“天亮了,起床起床。”

叶修洗漱一番,吃完侍女送上来的早餐,趁着人少向昨天喻文州离开的方向赶路。

刻意控制着行动速度,半天的时间叶修赶到一片森林中间,穿过森林就是另一个势力的管辖范围了。

琢磨着蓝雨的午膳时间,叶修决定先停下来填填肚子。

“大家都能用就是好哈!”坐在一棵高大古树的树枝上啃刚烤好的兽腿,叶修捏着佛珠左看右看,然后突然皱眉,“怎么这两个人跑一起去了?”

如果只有一个喻文州,那溜掉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再加一个黄少天就比较麻烦了,虽然比速度还是叶修快,但……

那是一种精神伤害!

真的吵都能被吵死!

“啊……干脆把它扔掉好了。”叶修一个翻身落到地上,掸了掸不存在的灰尘,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追。

“那边!是谁在那里!”

伴随着喊叫声而来的是一支杀夭,擦过叶修的脸后死死地钉在树干上。

不多时,两队人马前后赶来,一队是霸图的人——毕竟过了这片森林就是霸图的地方了——另一队则是轮回的人,而且两支队伍都是由领主带队。

“哟,霸图和轮回又玩儿狩猎赛呢,打得怎么样了?彩头是啥?”

叶修往树上一靠,把玩着箭矢的羽笑问。

温良无害说的大概就是叶修现在的模样了。

但韩文清和周泽楷知道叶修是有些生气的,故意突出杀夭的存在也表明叶修其实十分在意刚才的突袭。

也就是现在叶修才会如此收敛锋芒,若是在几年前嘉世还是一尊独大的时期,那突袭者一定不会活到现在。

想到这些,连韩文清都有些唏嘘,但他立刻反应过来,说:“狩猎清场。”

言下之意就是射箭的人不过是遵从命令。

说得再明白点,就是放过他吧,他不是故意的。

同时,周泽楷也开口回答,“你。”

这指的自然是叶修的最后一个问题,而且他觉得叶修不会听懂。

很不巧,叶修听懂了,还顺便脑补完整了一出争宠大戏。

所以他不想知道谁会赢了,他只想离开这里。

啊啊啊!还不如面对喻文州和黄少天呢!

叶修面无表情地想。

他握着佛珠,不动声色地探查蓝雨两人的位置。

我靠!!!

他们怎么过来了!!!

速度还那么快!

带着喻文州黄少天你怎么做到的!

“十息时间。”叶修抬头看向天空说。

“什么?”

其他人显然没反应过来,但在十息后,所有人了然。

蓝雨双核来了。

不愧是活佛一般的存在,在场众人仿佛听到森林里飘荡着古钟声。

叶修真的好想笑,但是这个场合要严肃。

“这是你们城里的钟声,各位。”他好心地提醒。

喻文州但笑不语,黄少天就没管那么多,丝毫不顾他在世人心中的形象,笑得差点喘不过气,笑完还半开玩笑地问叶修他怎么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的。

叶修扯着嘴角嘲讽,“不都写脸上了吗?”

“行了,反正没我的事,我先走了。”叶修御剑打算离开。

溜了溜了。

“且慢,”喻文州出声制止,“不知叶施主是否能将我佛宝器归还?”

哎呀,被抓包了。

把手里的佛珠抛向喻文州,叶修觉得自己可能跑不了了。

果然,喻文州瞄一眼张新杰,马上又说道:“叶施主就如此急着要走吗?”

张新杰立刻接口:“城中早已备好酒食,还请叶领主务必赏光。”

面对如此盛情的邀请,叶修只好答应。

一对一他没问题,一对二也有那个能力,但这么多个人……他还是不做多余的挣扎了。


“你们的狩猎赛呢?不比了?”在穿越森林的路上,叶修企图找一个停下的借口。

他始终相信,只要能停下,他就能溜掉。

“哦,没必要了。”张新杰带着浅浅的笑意回答。

“本就是为你而准备的比赛,没道理不为你停止。”

韩文清和周泽楷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叶修在心里叹口气,琢磨着他们若死都不放自己回娘家该怎么办。

喻文州似是看出叶修的烦恼,小声安抚他说:“放心吧,你要做什么没人会拦你。”

叶修哼一声,刚才拦我的是谁来着?

“尊者果真是还俗了吗,否则怎能如此妄语?”

喻文州还是笑,“这并非妄语。”

是情调。

“我与少天带发修行,出山也是常有的事,还俗不过是谣传。”

叶修撇嘴,他当然知道了,而且散布谣言的还是他自己。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算了我知道了。”

佛珠的感应是双向的,以喻文州的推演能力(其实就是智商)得出他想要的结果也不是难事,再加上在一个地方停留那么久,很明显持有者已经不是卢瀚文那种又一个黄少天类型的人物。

没几句话的功夫,一行人已经到城下,叶修惊讶地发现苏沐秋带着一个人在城门口等他。

“沐秋还有包子?你们……被请过来的?”

苏沐秋点头,再向韩文清拱手,“多谢韩领主相邀了。”

韩文清也拱手作为回应,带着大家进城来到领主府的主殿。

然后大家就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微草堂堂主王杰希。

“王施主好久不见,不知多年研习,王施主可找到恢复容貌的秘法?”喻文州最先问候,自然地说出早已说过无数遍的话。

叶修倒一点不想和王杰希说好久不见之类的话,因为他们才见过没几天,而且就在昨天,他还梦见王杰希拿扫把追着打他的脸。

这么一想,叶修看向王杰希的眼神立刻变得诡异起来,看得王杰希在接下来的一顿饭中一直担心微草堂里有什么类似清洁工具的东西被毁灭殆尽。


饭毕,叶修再向诸位道别,却不妨周泽楷突然端着酒杯过来向他敬酒。

看着周泽楷一脸认真的样子,叶修差点没忍心拒绝,但他又绝不能喝酒的,所以叶修一脸为难地看向周泽楷。

——被秒杀。

周泽楷啥也不说,干了手中的酒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也不知是喝酒喝多了还是怎么,脸上直泛红。

其他人一阵眼红,学着周泽楷来给叶修敬酒。

轮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喻文州说不宜破戒,以茶代酒。

叶修想,以茶代酒那他也行啊,于是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然后,天旋地转。

叶修发誓,他在在睡着前的最后一秒看到喻文州笑的幅度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大。

还有在旁边嚷嚷着老大那是我拿来玩的杯子的某包子!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当着我的面跟黄少天击掌你还拿不拿我当老大了!

——End

话说黄少天为什么会这么安静呢?

喻文州:“我对少天说修行佛道需戒躁,他可能误会了。”

戒噪。


我瞎扯的啊_(:з」∠)_

苏沐秋,生日快乐。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云雀恭弥

透明文手小秘密

几乎全中_(:з」∠)_

啊太贴切了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All叶】你算哪块小饼干!

中秋快乐✧٩(ˊωˋ*)و✧



以下正文——

中秋放假,叶修闲着无聊上了忧郁小猫猫的号,也不打怪,就在就在神之领域乱逛,走着走着发现跑到了溪山城。

“溪山城,蓝溪阁的地方啊。”

叶修想起来今天荣耀有个活动,做情缘任务有很小很小的几率送新装备,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但是却很好看,沐橙和几个女性职业选手心水好几天了。

打开好友列表,大多都是职业选手的号,灰压压的一片,满列表在线的只有一个,一叶知秋。

一叶之秋,一叶知秋。

小号名字这么随便的吗?

叶修点开对话框,敲下一行文字发过去。

“有空吗?能不能帮我刷个任务。”

孙翔秒回,“好!”

“那来溪山城”

“好!”

怎么这么乖?搞不懂搞不懂。

叶修挠挠脸,趁着等孙翔的时间去搜情缘任务的攻略。

“中秋送福利啦!

不是七夕胜似七夕!

……

叶修划过一堆广告,找到底下的任务内容:回答系统提出的问题,问题将由系统随机生成,祝每对情侣玩家好运!

什么玩意儿?要是你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怎么办?还不如打怪呢!

实在是太想吐槽,叶修拿起手机发微博:

V_叶修:这情缘任务还不如打怪呢,哼(ノ=Д=)ノ┻━┻【截图.jpg】

叶修刚发完微博回到游戏,就看到好友列表一堆人冒出来。

业余剩饭:老叶老叶,你要做情缘叫我啊,我们什么关系,做这个任务最适合了啊!溪山阁对吧,我来了!

一枪传运:前辈,等我。

大蘑菇艳:好好的做什么情缘?在哪里?

专治痛经:如果你真的想做的话,我马上就到。

索克萨er:我就在溪山阁,直接npc处见吧叶修。

叶修移动鼠标关掉对话框,思考要不要来个下线遁,可是又感觉有点对不起孙翔。

早知道就不发微博了!

最先出现的果然还是孙翔,一身装扮像是在刻意模仿君莫笑,花花绿绿辣人眼睛。

叶修现在才体会到每次沐橙都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对他摇头时的心情,真的是不好看。

丑!

叶修戴上耳麦,听到孙翔问他现在去哪要干嘛。

“去做情缘任务,先组队。”

孙翔的脑子“嘭”地一下爆炸。

情缘=情侣=翔叶=订婚=结婚=白头

啊,生活是多么的美好,叶修是多么的惹人恋爱!

哆哆嗦嗦地按下组队邀请的同意键,孙翔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和新婚妻子交换戒指准备度蜜月。

“孙翔?孙翔!”叶修向前跑了好几步,回头发现人还杵在原地动也不动,只好返回去喊他。

孙翔终于从幻想中回过神,操作角色拉着忧郁小猫猫就跑。

“等等等等,你跑这里干嘛?另一边!”

“哦,这边……”孙翔几乎是把思想都交给双手,大脑一片空白。

到了任务npc处,孙翔和叶修同时看到好几个眼熟的人,啊不,角色。

业余剩饭头顶大片大片的文字泡,最新发出来的文字泡上写着,“靠!孙翔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趁我不在勾引我叶,就算老叶再怎么闭月羞花他也是有夫之夫,孙翔他心里没点B数吗!”

专治痛经头顶上飘着“他有没有B数我不知道,我倒是知道剩饭一定没数,叶修是我的这种事情难道还有谁不知道吗?”

叶修觉得这次任务不好做,为什么这任务不能是那种十人副本呢?

“孙翔,我们从另一边绕。”

“嗯,领了任务就跑!”孙翔捏着鼠标在一群人聚集的地方画圈圈,想诅咒他们又感觉在叶修耳边念天灵灵地灵灵很二逼很智障。

叶修和孙翔悄咪咪地领了任务快速遁走,本来还在抱怨领任务的地方和回答问题的地方不一样真是麻烦,现在一想简直有如天助。

至于背面一群凑堆围堵的家伙,似乎沉迷骂街没注意要围堵的人已经来了一趟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跑了。

回答问题的地方在织银湖,回答时还能两人共同进入一个小副本一样的地方。

“真是太人性化了!”叶修很高兴,这样就不用担心任务做着做着就被打断,万一有限时或者什么其他条件就不好搞。

孙翔也很高兴。

这是什么?独处啊!他孙翔和叶修啊!

真想表演一个螺旋升天。

孙翔上去点击npc的对话框,点点点点直接弄到系统提问。

“请问两位平时吵架吗?”下面有“吵”和“不会,我们很恩爱”两个选择。

叶修迅速地点了吵。

很恩爱什么的,看着就很……别扭。

孙翔其实很想点两人很恩爱的,但是没赶上,可惜了。

“吵架时女方通常会说什么而男方会觉得好可爱而气消呢?”

这道题是专门问给女孩子的,现在自然是由叶修来回答,而孙翔能看到叶修的回答。

但是孙翔等了好久(其实只有半分钟)都没等到叶修的回答,正准备问他,就看见忧郁小猫猫头顶飘起一行字:

你算哪块小饼干!

噗嗤、噗嗤

这就是丘比特之剑吧,不然怎么感觉心脏被射中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夕死可矣!

孙翔立刻截图发到职业选手群里,特别得瑟。

——

一叶之秋:截图.jpg

一叶之秋: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和叶修爱的证明!

夜雨声烦:孙翔!!!!

夜雨声烦:我和叶修连证都领了,那天你还哭着求我一定要给叶修幸福你都忘了吗?

【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索克萨尔】禁言30天

黄少天看着对话框上显示的“您还有29天23小时59分钟才能发言”和群里刷刷刷的对话,觉得他的人生突然失去了理想。

然后他就把刚才保存的图片做成了表情包。

游戏里孙翔和叶修回答完了问题,欧气十足地领了特别奖励,原因是……

系统说:“恭喜两位单纯不做作的情侣玩家。”

叶修看不懂,问孙翔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哪里单纯不做作了?

孙翔说他也不知道,但这显然不是重点,重点明明是情侣玩家啊情侣玩家!

截图截图!

“好吧谢谢啦孙翔,我先下了。”

孙翔想说不如他们再去哪里逛逛,好多截几张图炫耀一下,但是又想显示出男朋友宠溺的那种感觉,就只能说了声好。

叶修动作麻利地退出游戏去吃饭,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孙翔就在织银湖小副本外面被一群职业选手围殴,连他的队长都追着他打。

所以才说人生就像三角函数吧~

——end

刚刚一边烧烤一边码字

嗝,好撑

不过是真的好吃

明天就要上课了好难过

碎碎念碎碎念





【喻叶】开车不起名

大半夜的睡不着

啊,我都写了些什么【凌乱

我跟你讲,我脑子不清醒,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

哎呦喂我为什么还不困……

让我睡觉啊啊啊!

【All叶】爱叶修就要大胆说出来

Emmmmm这大部分和几天前发出来的是一样的,把其中高乔高的给改了

对于上一次我打All叶tag不妥当的问题,很感谢有人愿意为我指出来!我会注意的!


以下正文——

“快快快集队了!”

“听说今天有什么好玩的活动!”

“啊是吗?我都不知道。”

“真的假的啊?”

“我看是真的你看站在台上的人,是翔哥诶,一定很好玩!”

“得了吧,上次那个被罚到隔壁霸图的你忘了?”

……


孙翔两手撑着栏杆,看着台下穿戴整齐训练有素的军人,一脸严肃。

他深吸一口气,“今天,把我们九个班的兵集中在这里,主要是为了一件事!”

“我们当兵,保家卫国,在战场上,我们奋勇杀敌,但是在平时,我们也要有这种勇气!”

孙翔吼得嗓子有点疼,他停下来轻咳一声清嗓。

台下的众人早被这不该在翔哥身上出现的画风震慑,想着估计是哪个没种的家伙做了蠢事惹他生气所以今天要一起教训了。

希望翔哥不会像霸图班的班长一样凶残……

“昨天,居然有人跟我说,他有个喜欢的人,但是,他怕被拒绝,什么也不敢说!”

“我告诉你们!”

“这不清真!”

“出去别说是我们轮回班的兵!”

台下大家立正的姿势仍然标准,但心里却是舒了口气。

这才是我们翔哥该有的画风啊!

孙翔再次深吸一口气,“今天,有喜欢的人的,就给我鼓起勇气,到台上来!”

“告白!或者是其他的祝福的话,都可以说!”

“听明白了没有!”

台下整齐划一,“明白!”

孙翔很想做一个欣慰的表情,但他很机智地放弃了,“那么我先做一个示范!”

“兴欣班班长!叶修!我喜欢你!我……”

“我想和你在一起!”王杰希凭着腿长快速到台上,直接站到孙翔前面挡住他并接下孙翔的吼声。

叶修一听头大想跑,但才转身就被方锐拉入队里,还摆了个保护公主的勇士的姿势。

微草班和蓝雨班是死对头,此时微草班班长出了风头,整个班都要上天,对着隔壁蓝雨就是一阵嘲讽,气得蓝雨班撸起袖子就想上去干架。

卢瀚文是蓝雨班的新兵,没有那么大的感觉,就没跟着义愤填膺,倒是想着反正正副班也有喜欢的人,就喊让班长喻文州和副班黄少天也上台表白,引起蓝雨班的兵一阵起哄。

黄少天早就准备冲上台了,现在被激励一下更是激动,翻到台上差点没站稳。

“叶修!我喜欢你!比班长喜欢白斩鸡还喜欢!从我第一天到这里……”

黄少天将内心的情感付诸于语言,使所有人都深切地感受,到有一副好嗓子是多么的重要!

然!而!台下起哄第一人小卢同志震惊了。

他才来不久,只知道副班有喜欢的人,但不知道居然也是兴欣班的班长,更不知道原来两个人还有一起洗澡互相捡肥皂这样的经历!

他看向正稳步上台的班长,觉得自己要真正融入这个蓝雨大家庭了。

果不其然,喻文州止住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表白,单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说话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我,喻文州,是叶修的男人。”

一阵掌声从蓝雨班的方向传来,夹杂着加倍的嘲讽打向微草班。

微草班副班最近请长假回家,而据说下一次晋升就会升为副班的高英杰十分崇拜班长,现在药庙互怼,他决定他一定要帮助自己的爱豆!

……其实也就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去抢叶修。

于是高英杰悄咪咪地拉出兴欣班里的乔一帆,让他帮帮忙。

乔一帆一看连情敌都干跑来自己的阵营,觉得自己的班被歧视了,于是坚定地摇头,头发甩得十分飘柔。

微草好爸爸带大的小魔法师可就等着乔一帆摇头晃脑看不清呢,撇下乔一帆就是跑,扯着叶修的手往自己班的地儿带。

叶修看着操作越来越王杰希的微草未来,内心充满了悲怆与苍凉。

原来多么正经的一孩子啊!

妈的方锐一定是被王杰希下了什么诅咒封印了五感,所以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保护着的人被抢走了。

微草班看到主角都过来自己这里了,立刻气势疯涨,放屌蓝雨分分钟的,顺带着连轮回也一起牵进去了,说什么“轮回班也就脸能看,不适合做男朋友”之类的话。

孙翔气的要爆炸,简直想把微草的人全送去霸图调教一遍。

而作为轮回班班长,周泽楷觉得,这种牵扯到叶修的事情绝对不能不插手。

他连台都不上了,直接站到叶修面前,牵起叶修的手就来了个吻手礼,亲完也不放,拉着就直接走。

轮回班的人可高兴:我们班班长不善言辞,但行动力那是杠杠的!更何况,长得帅也是本事,丑就闭嘴别说话!

一直很乖巧的霸图班仍然保持肃静,完全没有其他班的乱态,但他们现在还是很心累,因为叶修被拉着跑来跑去,韩文清和张新杰的脸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冷,大有直接操练死他们的架势。

张佳乐实在看不下去,报告上前对正副班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你们再看下去叶修的手你们都别想碰!反正我要去抢了!”

霸图兵: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黑框的副班眼镜,敢于正视惊悚的班长钱包脸!

张佳乐转身就跑,认为自己战胜了死神,走向天堂,天使,叶修,就在前方!

然后他就看到两个身影cua地超过他靠近自己的天使。

靠!跑得快了不起啊!

立刻,表白过的没表白的反正就是喜欢叶修的几个家伙都开始奔跑,叶修都有一种自己其实是块五花肉,吸引着几只饿得没边的眼里发绿光的狼的感觉。

“停!停!”叶修不想被追着拉着跑,就自己突然加速冲上了台大吼,“下去都下去!”

“我宣布!”

“散会!”

“都给我回去训练!”

“尤其是那几个正副班!”

——End


然后关于那个碰碰车的……你们想看谁啊【没人回答我一会儿再问一遍